施特拉尔松德



创新港
汉萨同盟名城、世界文化遗产施特拉尔松德的团队

我与施特拉尔松德的故事

2016年9月的一天,偶然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看到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了德国第十七家孔子学院在北部小城施特拉尔松德设立的消息,并配发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揭幕仪式的照片。这篇普通的报道,却让我内心一时激动起来。这是自己这些年来,罕有地在国内媒体上看到这座北德小城的名字,正如老友重逢般的喜悦。

说来惭愧,自己之前对这座城市知之甚少。2013年7月,在德国自由行之时,第一次来到了施特拉尔松德。原因也仅仅是因为想到伟大的化学家卡尔-威廉-舍勒的出生地看一看。大约20多年前,在读初中的时候,在保加利亚化学史家马格诺夫的《名化学家小传》中读到舍勒的传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施特拉尔松德的名字。而来到这座波罗的海之滨的古城之后,带给我的却是比舍勒故居更多的惊喜。它的美丽让我一见钟情:不仅仅是盛夏时节北德的凉爽天气,更是那空气里´弥漫的海的气息。这让我一时迷失了:这不是在北德的小城,而是在故乡,在栈桥上才有的海风的味道!在悠闲地度过了几天的时光后,时隔两年之后的2015年,又再次来到这里。多次到访和持续的关注,使我逐渐对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它是始建于公元1234年的历史名城,知道它的老城区整体在2002年就已荣列世界文化遗产,知道它是默克尔政治生涯的起点,知道它是最受北欧游客欢迎的城市,知道了它还有一家始于13世纪至今仍在经营的酒馆,甚至知道这里何处有好吃的亚洲自助餐和鱼肉汉堡……

越了解,越喜欢。粗略算来,自己也算去过德国的大约七八十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和村镇。而如果有人问起我心中最美的德国城市,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把施特拉尔松德列在了第一,超过了建筑博物馆之称的格尔利茨,超过了美丽而多样的大城市柏林汉堡慕尼黑。

因此,在读到这篇报道的时候,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居然心血来潮地给它的官方邮箱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表达了自己的祝贺以及对今后两座城市之间更多交流的期待。未曾想到的是,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收到了施特拉尔松德市政府新闻处的回信,询问我是否同意将这封邮件发表在当地的报纸上。更未曾想到的是,这封邮件被转发给了包括孔子学院在内的多个当地机构。而在今年五月初的一天,我收到了一封题为“从施特拉尔松德到青岛”的中文邮件,作者是德国最出色的德汉同传Gisela Reinhold女士。她是从当地孔子学院负责人之一Andrea那里得知了我的联系方式,说自己也和我一样爱上了施特拉尔松德,以至于把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家搬到了这里的海边。

在五月底到七月初的日子里,Gisela来青岛旅行了一个多月,足迹遍布大街小巷。在与她的多次会面中,我得知青岛大港的一号码头和二号码头当年的主要建设者、时任德占青岛时期的港口建设局长Julius Rollmann的曾孙就住在施特拉尔松德。而如今小港附近的莘县路,正是当年以他名字命名的Rollmann大街。我带她来到莘县路,拍了许多照片,并转交了一些背景资料。可以想象Rollmann的后人收到照片时的激动。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本计划于今年九月举办一次关于Rollmann的“德国人在青岛”的学术展览与研讨。而得知今年十月我们将访问德国时,Gisela与孔子学院的Andrea强烈建议我们增加施特拉尔松德一站,并决定将这次活动推迟到十月我们到达施特拉尔松德的当天再开幕,而且还将联系与当地政府和机构的会面。

很高兴,也很欣慰,更很期待。期待青岛与施特拉尔松德,黄海与波罗的海之滨的两座城市,能在未来结下更加深厚的友谊,能收获更多的交流合作的硕果。而自己因为机缘巧合能参与其中,也算是一种幸运和幸福吧。

战海青,2017年7月,青岛


尤利乌斯▪罗尔曼(1866-1955)

青岛港口建设局长

1866年7月28日,尤利乌斯▪罗尔曼出生在德国北部城市施特拉尔松德。父亲威廉▪罗尔曼博士教授是当地中学的数学及自然科学高级教师,母亲是依达▪罗尔曼(娘家姓伦策)。尤利乌斯于1875年至1885年在父亲任教的学校里就学。在1885年的复活节之后,就读于布伦瑞克高等技术学校,学习建筑工程学,并于1889年11月通过了毕业考试。从1889年12月1日起到1893年1月,他作为皇家的政府建筑师在“帝国北海-波罗的海运河建设委员会”工作,尤其是委派参与伦斯堡的运河建设工作。随后他完成了建筑师论文并于1894年5月通过了国家答辩口试。同月,他依然以皇家的政府建筑师的身份,转入到“帝国多特蒙德-埃姆斯哈芬运河建设委员会”工作,成为那里的河段负责人。他的住所位于威斯特法伦的吉姆布特附近的福斯特鲁普。1894年10月6日,尤利乌斯▪罗尔曼在魏玛与埃尔泽▪艾葛林结婚。后者1871年5月31日出生于布伦瑞克,是退休牧师奥托▪艾葛林的女儿。

在福斯特鲁普,罗尔曼夫妇生下了两个儿子,取名威廉(1895年9月19日出生)和尤利乌斯(1897年5月11日出生)。1897年,在得知威廉港的皇家造船厂正需要一个拥有水利工程经验的皇家的政府建筑师后,就成功申请到那里工作,并在1897年秋天举家搬到了威廉港。1898年初,他被任命为海港建筑师,并被委派成立及领导一个设计部门,负责制定造船厂的新港规划方案,并随后参与了造船厂的扩建施工。在威廉港,罗尔曼夫妇又生下了两个孩子:埃里卡(1900年8月7日出生)和阿达尔贝特(1901年10月28日出生)。

1902年,在隶属于帝国海军部的中国胶澳租借地,首位港口建设局长葛罗米什任期届满。帝国海军大臣冯▪提尔皮茨指定罗尔曼为继任人选并任命其为青岛的港口建设局长。1902年10月1日,罗尔曼举家在热那亚上船,于11月6日抵达青岛。随后几天,他参加了青岛大港一号码头的奠基。大港已经在1899年开始建设,该规划主要来自港口建设局长葛罗米什,并由专程由柏林前往青岛数周的海军部顾问埃米尔▪莱希特恩加以补充。建设港口的是由工程师约翰▪斯提克福斯和弗里德里希▪施诺克领导的C-费尔林公司。罗尔曼举家搬进了位于弗里德里希大街(今中山路)和亨利王子大街(今广西路)路口的官邸中,其前任葛罗米什也曾在此居住。在五年的时间里,罗尔曼是青岛官方建设的总负责人,领导了三个主要部门:(1)港口建设;(2)地下工程;(3)地上建筑。但是地上建筑部门的负责人卡尔▪施特拉瑟却并不想上面有个管着自己的头儿,而是想自己说了算。在1905年,地上建筑部门自己独立出来,罗尔曼只能来领导前两个部门。不过,令他感到满意的是,在其任期内,大港的一号码头和二号码头分别于1904年和1905年顺利竣工。(码头的建设者工程师斯提克福斯有三个儿子,在学校里绰号就是:一号码头,二号码头,三号码头!)罗尔曼夫妇在青岛又生育了两个孩子:汉斯▪贝恩哈特▪奥托▪大喜(1903年3月15日出生)和埃尔泽▪埃达▪露易泽▪格特鲁特▪金莲(1906年11月14日出生)。“大喜”和“金莲”显然都是中国式的名字。

1907年12月1日,海军高级建筑顾问(Marine-Oberbaurat)罗尔曼结束了其在青岛的五年任期,带着妻子和六个孩子返回威廉港。在那里,他于1908年初开始就任海军港口建设局长。但是在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他却不得不面临许多建筑方面的重大问题,主要是由于在其间建设的两个干船坞以及第三条入港线出现了严重缺陷。长期的操劳和忧虑使他在1912年秋天患上了皮肤病,需要长期休养治疗。帝国海军部特意关照他,将他从海军港口建设局长调任到基尔的皇家造船厂工作。1913年4月1日,罗尔曼开始了在基尔的工作。在那里,他的健康状况大有好转。不久,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整个战争期间,对舰队的需求不断增加,造船厂的所有设备规模也在一直扩张。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战争的最后一年。在1918年秋天,德皇还到访了基尔造船厂,并亲自授予了罗尔曼黑白缎带上的二等十字勋章。八天之后,基尔就成立了工人和士兵委员会,随即威廉二世宣布退位。1921年罗尔曼离开海军部,随即到柏林的帝国交通部任职。他在交通部的“水道”部门任职,直到1931年退休。1955年,尤利乌斯▪罗尔曼以接近90岁的高龄在基尔去世。

(来源:尤利乌斯▪罗尔曼:自传(8页,打字机打印),1944年九月撰写。部分表述采用其字面意思。)

中文版依据马维立教授整理的资料(见www.tsingtau.org)译出

译者:战海青


施特拉尔松德(Stralsund)是德国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濒临东海的一座城市,靠波罗的海,他的位置就像吕根岛的门户,风景优美,都有着辉煌的历史。2002年6月27日与维斯马一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遗产。施特拉尔松市政府大楼及临靠的尼可拉斯教堂,代表着施特拉尔松德市民的骄傲。

码头

北德地图 – baidu.m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