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特拉尔松德



创新港
汉萨同盟名城、世界文化遗产施特拉尔松德的团队

我与施特拉尔松德的故事

2016年9月的一天,偶然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看到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了德国第十七家孔子学院在北部小城施特拉尔松德设立的消息,并配发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揭幕仪式的照片。这篇普通的报道,却让我内心一时激动起来。这是自己这些年来,罕有地在国内媒体上看到这座北德小城的名字,正如老友重逢般的喜悦。

说来惭愧,自己之前对这座城市知之甚少。2013年7月,在德国自由行之时,第一次来到了施特拉尔松德。原因也仅仅是因为想到伟大的化学家卡尔-威廉-舍勒的出生地看一看。大约20多年前,在读初中的时候,在保加利亚化学史家马格诺夫的《名化学家小传》中读到舍勒的传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施特拉尔松德的名字。而来到这座波罗的海之滨的古城之后,带给我的却是比舍勒故居更多的惊喜。它的美丽让我一见钟情:不仅仅是盛夏时节北德的凉爽天气,更是那空气里´弥漫的海的气息。这让我一时迷失了:这不是在北德的小城,而是在故乡,在栈桥上才有的海风的味道!在悠闲地度过了几天的时光后,时隔两年之后的2015年,又再次来到这里。多次到访和持续的关注,使我逐渐对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它是始建于公元1234年的历史名城,知道它的老城区整体在2002年就已荣列世界文化遗产,知道它是默克尔政治生涯的起点,知道它是最受北欧游客欢迎的城市,知道了它还有一家始于13世纪至今仍在经营的酒馆,甚至知道这里何处有好吃的亚洲自助餐和鱼肉汉堡……

越了解,越喜欢。粗略算来,自己也算去过德国的大约七八十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和村镇。而如果有人问起我心中最美的德国城市,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把施特拉尔松德列在了第一,超过了建筑博物馆之称的格尔利茨,超过了美丽而多样的大城市柏林汉堡慕尼黑。

因此,在读到这篇报道的时候,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居然心血来潮地给它的官方邮箱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表达了自己的祝贺以及对今后两座城市之间更多交流的期待。未曾想到的是,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收到了施特拉尔松德市政府新闻处的回信,询问我是否同意将这封邮件发表在当地的报纸上。更未曾想到的是,这封邮件被转发给了包括孔子学院在内的多个当地机构。而在今年五月初的一天,我收到了一封题为“从施特拉尔松德到青岛”的中文邮件,作者是德国最出色的德汉同传Gisela Reinhold女士。她是从当地孔子学院负责人之一Andrea那里得知了我的联系方式,说自己也和我一样爱上了施特拉尔松德,以至于把位于柏林市中心的家搬到了这里的海边。

在五月底到七月初的日子里,Gisela来青岛旅行了一个多月,足迹遍布大街小巷。在与她的多次会面中,我得知青岛大港的一号码头和二号码头当年的主要建设者、时任德占青岛时期的港口建设局长Julius Rollmann的曾孙就住在施特拉尔松德。而如今小港附近的莘县路,正是当年以他名字命名的Rollmann大街。我带她来到莘县路,拍了许多照片,并转交了一些背景资料。可以想象Rollmann的后人收到照片时的激动。施特拉尔松德孔子学院本计划于今年九月举办一次关于Rollmann的“德国人在青岛”的学术展览与研讨。而得知今年十月我们将访问德国时,Gisela与孔子学院的Andrea强烈建议我们增加施特拉尔松德一站,并决定将这次活动推迟到十月我们到达施特拉尔松德的当天再开幕,而且还将联系与当地政府和机构的会面。

很高兴,也很欣慰,更很期待。期待青岛与施特拉尔松德,黄海与波罗的海之滨的两座城市,能在未来结下更加深厚的友谊,能收获更多的交流合作的硕果。而自己因为机缘巧合能参与其中,也算是一种幸运和幸福吧。

战海青,2017年7月,青岛


施特拉尔松德(Stralsund)是德国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濒临东海的一座城市,靠波罗的海,他的位置就像吕根岛的门户,风景优美,都有着辉煌的历史。2002年6月27日与维斯马一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遗产。施特拉尔松市政府大楼及临靠的尼可拉斯教堂,代表着施特拉尔松德市民的骄傲。

码头

北德地图 – baidu.maps